东乡县男性网

东平县医药网

这几天,一双贴满创可贴、伤痕累累的双手,在不少人的朋友圈里流传。“这是一双供水抢修工人的手,在严寒爆管时,就是这双手抢修了千百个水表。”他就是上海城投供水分公司普善路站的抢修师傅邱天培。 新民晚报新民网萧君玮摄

上海城投供水分公司普善路站的抢修师傅邱天培

上海城投供水分公司普善路站的抢修师傅邱天培

原标题:朋友圈疯传贴满创可贴的双手,他的主人到底是谁? 

潮来时,小新和大家一同经历了下了一小时的雪、各种凝结的冰、一个周末的凌乱生活;潮去时,小新更关注每个普通人的烦恼,水管是否安好,停水是否恢复?

小新知道,这些烦恼让你们有抱怨、有不满,小新更想让你们知道,为了解决这些问题,这双手和他的主人,早就开始操劳、正在操劳着、还将继续操劳……

这几天,一双贴满创可贴、伤痕累累的双手,在不少人的朋友圈里流传。“这是一双供水抢修工人的手,在严寒爆管时,就是这双手抢修了千百个水表。” 这双手的主人到底是谁?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?

今天,小新终于辗转找到了这双手背后的人——上海城投供水分公司普善路站的抢修师傅邱天培。 

邱天培的双手,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。每个指关节贴上了创可贴,手的颜色黯淡发紫,是冻的。

上海城投供水分公司普善路站的抢修师傅邱天培和换下的水表

在前两天的极寒天气中,邱师傅已经数不过来抢修过多少只水表。抢修站里的数据显示,最近三天,这里完成了本来该一个月完成的工作量。换下的坏水表,接近一千只,放进纸盒堆起来。

“戴手套也没什么大用,很快就湿了,还是直接上手吧。冷也没办法,总归先解决居民的困难。”邱天培今年47岁,是个四川人。在往年的这个时段,他应该已在准备回老家过年的事宜,和在老家的老婆孩子团聚。但今年回老家过年的计划也不得不延后。 

邱天培工作的上海城投供水分公司普善路站,是城投旗下全市36个站点中的一个,覆盖了大约四分之一原闸北区的街道。 

上海城投供水分公司普善路站的抢修师傅邱天培

水务站的工作节奏在这两天是很快的。早上八点全员上岗,多数人一直要工作到半夜。进入办公室,很多沙发上铺着毯子、放着枕头,员工睡在单位,已十分平常。值班室内,热线电话不断,桌上堆着泡面水壶,工具箱放在门旁,随时准备出发。 

在接受采访时,邱师傅的手机不断响起,本以为是电话,后来解释道,这是公司派单用的app系统接到订单的声音。短短5分钟,5个报修订单进来,邱师傅拎起工具包,踏上小电驴,再次踏上抢修路。 邱天培的手,只是无数双维修师傅手的缩影。伤痕累累、又红又肿…维修师傅们这几天全体上岗、夜以继日,轮番出动进行抢修;很多人已连续几天加班到半夜才离开。他冒着零下的寒冷,拿着冰冷的工具,一干就是几个钟头。居民用不上水,他们比谁都着急。 

除了抢修人员,供水热线的话务员们也已连续多日加班加点。饿了,只能轮流扒上几口盒饭;渴了,稍微抿一口手边的水。为了不耽误接听电话,尽量减少上厕所的次数,大多数的话务员从早到晚也喝不上几口水。腰酸背疼、眼睛发花、嗓子沙哑已经成了家常便饭,有几位实在说不出话的话务员也拒绝回家休息,而是转到后台进行网络服务,这样即便不说话也能处理用户报修。

为了保证抢修工作的顺利进行,大型抢修机具的驾驶员们也是拼了。为了保证机具的正常使用,师傅们的标配是一条毛巾、一瓶热水。这可不是用来擦汗喝水的,而是预备着万一油管被冻住,就马上把热毛巾捂上,用这些“土”办法进行“自救”。 

一些看起来生硬冰冷的数据,此刻却在无声讲述邱天培和同事们的艰辛:截至26日下午3时半,上海供水热线接电量为7100余通,其中关于水表冻坏约3200余件,涉及的水表数达5000只以上,另有250余通关于地下管网漏水的报修电话;此外,水务集团供水分公司已经调换冻裂水表上万余只,修理小口径管道500余处…… 

尽管寒潮逐渐退却,但由于气温急剧上升,地下供水管道剧烈热胀冷缩而导致拉伸,又造成了多处管道渗漏现象,邱天培和同事们的一双双手,依然闲不下来。

东平县医药网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